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锐意改革才是稳增长的防滑梯

发布时间:2021-01-21 14:41:54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锐意改革才是稳增长的防滑梯

当前经济增长尚未走出惯性回落格局。最新数据显示,4月CPI同环比分别增长1.5%和-0.2%,PPI同环比分别增长-4.6%和-0.3%,都弱于市场此前预期;同时,国家海关总署的数据也显示,4月外贸数据为2009年以来最差,其中出口同比增长1.8%,进口同比增长-17%,贸易顺差扩大3.4倍,持续了经济减速性贸易顺差态势。

4月偏弱的经济增长境况,若在二季度持续,有可能影响年初设定的经济增长7%左右目标的实现。当然,决策层已明显感受到经济的下行压力,4月30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明确,高度重视应对经济下行压力,加快改革开放步伐,保持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综合平衡,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和社会大局稳定。防风险在表述上被安置在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和惠民生等之后,反映当前决策层面对经济下行压力,越发提高了对风险的容忍度,趋向在综合平衡风险下突出稳增长的重要性。

同时,积极财政政策增加公共支出,加大降税清费力度,注重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等,反映在随着这次政治局会议审议通过《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市场预期长江经济带的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可能也将紧随而至,再结合早已发酵的“一带一路”大战略等,投资再度成为稳增长的关键支撑,如舆论渲染财政部预测仅京津冀一体化将在6年间产生42万亿元投资项目。

当然,这次发挥关键作用的投资在背景和方式等方面,相比2008年的经济刺激计划不同。首先,如果说2008年末启动的刺激计划是国有部门扩大资产负债表的独角戏,那么这次决策层希望的是政府搭台、市场唱戏,且通过鼓励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而营造一个全民唱戏的格局,带有明显的降低国有部门负债杠杆之愿景和目标。

事实上,当前通过激活权益融资市场发挥投资的关键作用是必要甚至必须的。如去年以来推进的国企混改、财政部大力推广公私合作的PPP模式,最近中央和地方政府逐渐大面积复制城镇化基建基金,及通过政策和多层次资本市场改革支撑等发动的“国家牛市”等,都旨在通过大力促进权益资本市场发展为投资筹集资源。

毕竟,历经2008年以来的国有部门加杠杆后,政府和国企已肩负了无以复加的资产负债率,河北国企天威集团最近一度出现的债务违约风波,警示继续倚重国有部门的负债投资已不可持续,且极容易引发债务风险问题;同时,国内各行业面临的产能过剩,高负债杠杆率等,已对银行系统产生较大压力,银行避险式惜贷气氛较浓,且市场风险溢价居高不下,都显示通过间接融资渠道将货币注入实体经济和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面临日益突出的内生梗阻现象。

从这个角度看,直接融资市场不仅承载了有效发挥投资关键作用的重任,而且决策层希望在国有部门中引入更多的民间社会资本,为国有经济部门注入市场活力,并盘活国有经济部门的存量资产。这或许就是最近财政部辟谣其内部各司局并未做过京津冀产生42万亿投资规模相关预测的缘由之一,因为这很容易让市场理解新的负债式刺激再度上弦,而决策层规划的京津冀一体化等城市群发展,更希望通过直接融资、利用民间和社会资金,而非国有部门再度加负债杠杆。

其次,目前的投资是融入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大背景中,投资的取向虽有“保增长”的现实诉求,但也越发突出地带有培育新经济增长点和为全面深化改革开疆扩土的强烈主观诉求。最近的政治局会议明确,积极的财政政策要增加公共支出,加大降税清费力度,反映这一轮投资凸显稳增长与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和防风险的多重目标,同时将有助于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发力的土壤和环境。如京津冀协同发展规划纲要,在决策支点上是期望加大京津冀的协同,推动城市群发展。有关研究显示,早在2001年大纽约区、大洛杉矶区和五大湖区分别占美国GDP的24%、21%和20%,日本、英国、法国等也类似,而国内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三大城市群分别占全国GDP的9%、18%和10%,反映国内各大城市群发展潜力较大。

当下需要厘清各界观念的是,旨在发挥关键作用的投资,应看作是促进改革的手段,而非是保增长的目标。单纯解读为通过投资保增长将会偏离决策层战略布局的航向。从2013年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决策层就已明确认定锐意改革是稳增长的防滑梯,是经济转型升级的发动机。而要真正推动经济转型升级,为经济注入内生活力,不仅要从认知和行为上真正有效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深化简政放权的行政体制改革,而且要借助积极的财政政策增加公共支出,对市场进行轻税薄赋,真实有效降低行政等非市场成本,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基础作用。

而这就要求即便是投资型积极财政政策,也应致力于公共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为降低市场交易成本创造条件,而非是国有部门继续赤膊上阵,这也是国企混改、PPP模式的内核。若在简政放权等全面改革的背景下,行政部门还在要求市场主体证明“他妈是他妈”,变相让市场和居民承担行政执行成本,并让总理操心,那就是部分行政部门未领悟十八届三中全会拉开的新一轮改革精神。

总之,当前积极财政政策的定位是公共财政,而不再是建设型财政,发挥关键作用的投资是为改革作嫁衣裳,而非是为稳增长而投资刺激。因为改革才是稳增长的防滑梯,经济转型升级的加速器和发动机。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