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酒泉风电陷入停滞年内无新增风电装机_[新闻new]

发布时间:2021-09-16 13:44:41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酒泉风电陷入停滞 年内无新增风电装机

G132国道酒泉地界两侧,一眼望不到边的荒漠上,大片的风机是人们习以为常的景致。

“酒泉可作为风电场建设用地的面积为4.7万平方千米,风资源储量约2.1亿千瓦,可开发量8000万千瓦。”甘肃省酒泉市能源局局长吴生学介绍。

这一切都让酒泉被当之无愧的成为我国首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并被赋予“陆上风电三峡”的美誉。2010年底,起建三年的酒泉基地更是以550万千瓦的风电装机容量,将另外7个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远远地抛在身后。

但这一切都正在成为过去。一个无法避开的话题,便是今年已过大半年,酒泉却未有一台新增风电装机。除此之外,年初的风电脱网事故给风电带来的冲击波也还未完全散去。尽管吴生学一再强调事故后,酒泉当地风电装机的80%都已经完成了低电压穿越能力的改造,但他仍不避讳,因为设备生产厂家需要排队检测改造是否合格,目前并网发电的风机也只占装机量的1/3。

两个月前,酒泉风电基地建设二期300兆瓦工程的建设方案,终于获得国家能源局批复,但两个月过去了,仍未见业主们有何动静。

这一切窘境,似乎在宣告着:酒泉,这个我国首个陆上风电三峡,在经历了前几年的爆发式增长以后,可能已经率先停滞。

脱网后遗症

因排队检测低电压穿越,目前只有1/3的风机并网发电。

位于酒泉市西郊,占地6平方公里的甘肃酒泉新能源装备制造产业园(下称酒泉产业园)中,兰新铁路、312国道和酒嘉快速通道穿园而过。这里距玉门风场130公里,距瓜州风场180公里,汇集了华锐风电(601558,股吧)、金风科技(002202,股吧)和东方电气(600875,股吧)等整机厂商,也吸引了中材科技(002080,股吧)、中复连众等叶片制造企业的聚集。

9月15日,周四。尽管还未到周末,酒泉产业园内却鲜见车辆,更是少有行人。在金风科技一个6000平米的生产车间里,摆放着几排1.5兆瓦风机的轮毂,三个工人围拢在一台风机的轮毂旁,认真的看一名工人拧紧叶轮上的螺丝。

这名身着金风科技工作服的工人并不愿介绍自己所操作的工序,只是淡淡的说一句“整套工序都做”。这间号称有120名生产工人的工厂内,一共也只有零散的五六名工人,让偌大的车间显得无比落寞。

这样萧条的景象并不是仅出现在整机生产商的厂房。同在酒泉产业园内的中材科技叶片生产车间中,12套叶片生产模具只有两套在开工。

据了解,生产塔筒的甘肃酒泉集团西部重工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酒钢塔筒)今年到目前为止销售了近200套塔筒,其中101套的订单都是去年延续下来的,而今年新获得的80多套塔筒订单,将全部运往甘肃省外。

“目前光酒泉地区,就有11家塔筒厂,现在加上我们也就是3-4家有订单,其他的厂商一台订单都没有。”酒钢塔筒副总经理于忠武对记者表示。“而在过去的几年,仅在酒泉地区,我们每年都能获得200套左右的塔筒订单。”

造成这一切的最直接原因,就是截至目前,今年酒泉风电基地未有一台新增装机。显然,酒泉进入了2007年获批建设以来的最低潮。

据了解,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将分两期建设,一期550万千瓦已于去年建设完毕,二期项目初定800万千瓦。“今年5月17日,国家能源局已经给我们批复了其中300万千瓦,建设方案也在7月获批,目前正在进行开工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吴生学表示。

但酒泉产业园中的不少设备生产商,却还没有看到这所谓“各项准备工作”的实质进展。“开发商现在也心里没谱。”一名业内人士透露,受今年年初的大规模风机脱网事件影响,业内对于大规模、远距离风电基地的质疑越来越多,国家能源局的官员们甚至在一些公开场合将风电与核电相提并论,认为“核电和风电的不确定因素太多”。

对于此,吴生学也承认,在酒泉发生脱网事故后发现,全省550万千瓦风电装机总量中,只有160万千瓦具备低电压穿越能力。“经过改造,目前80%的风机都具备了此能力,但是因为要排队检测,目前酒泉地区只有1/3的风机在并网发电。”

相比之下,风资源较差一些的南方地区,因为上网比较容易,且固定上网电价较高,今年以来受到越来越多业主的青睐。

年内将无新增装机

300万千瓦项目即使获批,今年也不可能立起风机。

9月16日上午十点,吴生学刚刚向市长汇报完前两日在北京“跑项目”的情况。虽然酒泉市能源局在今年年初才成立,但是这位能源局长却没有获得半点缓冲,直接“跑步进入”繁忙期。

根据酒泉市能源局提供的数据,截至2010年底,酒泉风电累计完成投资524亿元。也有数据显示,2009和2010年度,风电产业所带来的GDP占到酒泉全市GDP的1/3。

“去年,我们仅风电装备制造业完成的销售收入是223亿元,今年到目前是达到了103亿元。”吴生学说。他同时补充,等二期工程300万千瓦开始设备招标,园区内的制造企业又会开足马力生产。“在接下来的一个季度,我想风电占GDP的比重会有进一步提升。”

但吴也坦承,原先计划是今年完成这300万千瓦装机,“目前来看今年肯定是要少完成一点了。”

不过一名酒泉市瓜州县能源局的人士透露,二期工程300万千瓦项目要正式开工建设还需要国家发改委核准,即使在今年剩下的三个多月能够获得核准,以风电场建设的速度,今年也不可能立起风机。“这就意味着,今年酒泉地区可能不会有一台新增风电装机。”该人士表示,“但不排除有些省里批的项目可能开工建设。”

实际上,即使这300万千瓦风电项目能够开建,酒泉风电一直存在的外送问题短期依然难以解决。

2009年,甘肃省电力公司投资120亿元建设了一条河西750千伏的双回输电线路。据敦煌市发改委副局长赵廷乾表示,此双回输电线路单条线满负荷只有170万千瓦。也就是说,河西750千伏双回输电线路满负荷输电量只有340万千瓦。

9月19日,酒泉市瓜州区,这里共有380万千瓦的风电装机量,在当地装机量最大的北大桥区域,尽管当日瓜州地区风大的感觉能将人吹动,但仍有大片的风机没有运转。

“除了一些风机在检修和检测,风机停转跟电网调度分配给每个风场的负荷相关。”瓜州县能源局副局长袁世禄解释。

他举例,以甘肃汇能北大桥第四风电场为例,该风场装机20万千万,当日的平均负荷为11万千瓦,并网率仅为55%。“除了河西750千伏的双回输电线路,瓜州还有一条330千伏输电线路,早期建设的一些风场都是通过这条线路传输,它的满负荷为45万。”瓜州县能源局科员康付平说。

但他还是透露,瓜州地区平均每天的风电发电量是2000万千瓦时,24小时内的并网发电量不足100万千瓦。

本地消纳求解

45万吨电解铝、20万吨高纯硅项目将投产。

消纳问题上,酒泉试图两条腿走路。

据吴生学介绍,目前,国家电网已经决定将在甘肃地区建设第二条750千伏的双回输电线路。“这条线路将经过敦煌-玉卡-格尔木,今年年底争取完成合同,明年开工。”

除此之外,甘肃省政府在今年4月还与湖南省政府签订了供/用电协议,建设一条正负800千伏超高压直流输电工程,把酒泉的电送到湖南株洲。“这条线路输送负荷是750万千瓦,每年可以向湖南送300亿-500亿度电,争取明年年底开工建设。”吴生学介绍。

而根据酒泉市的规划目标,“十二五”末,风电装机将达到2000万千瓦,占到全国风电装机总量的20%。面对如此庞大的装机规划,酒泉市也不得不设法在本地消纳部分风电电力。

对此,吴生学表示,酒泉即将投产两个项目,即45万吨电解铝、20万吨高纯硅。“这些用电量都比较大,电解铝40万吨就需电量60亿度,20万吨高纯硅需电量18亿度。”

此外,酒泉也在考虑发展分布式能源,“我们有将近20座110千伏输电线路,有100多座30千伏、50千伏的变电站,这些周边大部分都适合建分布式风电厂。”吴称。

青岛拼多多代运营

无地址注册深圳公司

深圳工地洗车台

嘉兴发电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