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陌生女人寄来摄像头-【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21:43:20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这年月上网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但网络上发生的稀奇古怪事,还真不少。欧阳琪琪最近就遇到了一件。

欧阳琪琪的网名很普通,也很女性化,叫“烟羽”,她用这个网名上网有些年了,从来没有改过。她的资料里也填的一切也基本属实,女,21岁,江苏人,甚至她的头像都选的是一个卡通少女的头像。在网上,她还算是一个比较诚实的人。

欧阳琪琪年龄正佳,声音也很甜美,好些通过网络认识她的人,都想与她进一步做好朋友,甚至发展成那种关系,但她始终不肯以真面目示人。于是,她在网上给人的感觉有些神秘。唯有对一个叫龙杰的网友例外。

最近,欧阳琪琪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网名叫“风情女人”的网友。“风情女人”自称是北京人,36岁了,开服装店的。两人聊了不久,女人俨然像个大姐姐般地关心着欧阳琪琪,两人很快就以姐妹相称。

这天,“风情女人”对欧阳琪琪说:“妹妹,我们聊了两天了,我已经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看待,你能不能给我看看你的照片?”

欧阳琪琪想了想,说她没有照片在电脑上,也没扫描仪。那女人不由分说就发一条讯来:“把你的地址给我,我汇款给你,马上买一个摄像头,你安在电脑上,让姐姐通过视频看看你,好吗?”

“这……”欧阳琪琪犹豫了半晌,才说,“姐姐,我这里是小县城,买不到摄像头啊!”

“那我买一个给你寄来。”“成熟女人”说,欧阳琪琪想了想,找了个借口:“姐姐,我爸爸妈妈不许我随便接受别人的东西,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怕爸妈问我从哪里来的摄像头,我若是照实回答了,他们要生气,姐姐你等我和他们商量一下再说,好吗?”

“成熟女人”爽快地同意了,并对欧阳琪琪说,她的父母要是同意了,马上告诉她一声。

欧阳琪琪答应着,但心里却不无疑惑:奇怪,这个“成熟女人”和她虽然聊得有些不错,但她们才认识不过两天。她就急于想看琪琪的本人长得什么样。还想寄摄像头给她,难道她不怕琪琪是骗子?再说,都是女人,有什么好看的呢?这件事在欧阳琪琪看来,怎么着都透露着些古怪。

晚上,龙杰来上网了,欧阳琪琪迫不及待地把这件事告诉了他,说:“龙杰,你觉得这事怪不怪?一个才认识不久的女人,干嘛要对我这么好?还要寄摄像头给我。”

龙杰和欧阳琪琪的在网上认识半年了。初认识时,两人只聊了一天便有种相“聊”恨晚的感觉,很快就通了电话,那头的龙杰一下被欧阳琪琪甜美的声音迷住了。不知不觉间,两人就坠入了网恋中。如今,欧阳琪琪觉得已经离不开龙杰了,心里有什么话,她都忍不住对他说。

龙杰说:“是有点怪,烟羽,会不会这个女人本身是个男人装的?要知道,网络上伪装自己的性别是很常见的事。”

“不会,”欧阳琪琪肯定,“我感觉得到,那些话不是男人装得出来的。再说,我和她通过一次电话,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女人。”

“那她为什么想见你的真实面目?有点怪啊。”

“我也奇怪,所以才给你说呀。”

“那你试试接受她送你的摄像头,好不?我也很想看你,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难道你还不愿意让我见见你的真面目?烟羽,我说过,我不会在乎你有多丑,我喜欢的是你这个人……”

“这……”欧阳琪琪打了一个字后,不知道再说什么好。其实这半年来,她对龙杰已经太熟悉了,也看过他的照片,他有一张青春逼人的脸庞,帅气中略带些许的顽皮相。然而,她只觉得不可能,一来龙杰在东北,距离太远了;二来,她有她的难言之隐。以是,她总以一种淡淡而优雅的态度,不急不缓地对待着龙杰。

“烟羽,我想来江苏看你,好吗?我控制不了自己了。我迫切地想见到你,如果你不给我看你的照片或与我视频,我一定要来找你。”

龙杰的话,让欧阳琪琪吓了一跳,她冷漠地回了一句:“如果你要这样,那么,从此我们还是不要再见了。”说完她就下线了,容不得半点的通融。

一连几天,欧阳琪琪再也没有上过网。奇怪的是,她也没接到龙杰打来的电话。难道,自己彻底的伤了他?让他断了对自己的念想吗?“风情女人”也没再打过电话来。

欧阳琪琪松懈下来的同时,暗暗有种无法说出的伤感和痛楚。其实,她知道自己心里还是很喜欢龙杰的。

这天,欧阳琪琪又控制不了自己,打开了电脑,像个幽灵般隐身上了线。然而,她失望了,龙杰不在,也没给她留下任何言,这可从来不像他一贯的做法,难道,他真的彻底受伤了?半年了,毕竟他们网恋了半年的时间……

“风情女人”恰恰在线,很是关切地问她:“妹妹,你这几天怎么了?为什么没上网了?”

欧阳琪琪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了她两句,女人又旧话重提:“妹妹,摄像头的事,你给你爸爸妈妈说了吗?他们同意没有?”

又来了,这个古怪的女人,为什么她总想见自己呢?欧阳琪琪百思不解。她从来不以真面目在网上示人,连她心里喜欢的龙杰,她都没让他看过自己的照片,这个女人干嘛执意要看她长得什么样?

欧阳琪琪想了想,避而不答:“姐姐,我想再听听你的声音,好吗?”

“风情女人”很快就同意了,欧阳琪琪拔通了她的电话:“姐姐,是你吗?我是烟羽。”

“是我,好妹妹,我听到你的声音了,真好听啊。”

欧阳琪琪捏着突然声调,对话筒说了一句:“我恨你,我恨死你了……”只听得哐当一声尖锐而刺耳的声音传了过来,她听到那头的话筒似乎掉到了地上,差点把她耳膜震麻。欧阳琪琪恢复了正常的声音,焦急地问:“姐姐,姐姐你怎么啦?”

好半晌,“风情女人”才拾起了话筒,强作镇静地说没什么。然后问欧阳:“妹妹,我刚才听到一句好古怪的话,应该是从你那边传来的,这是这么回事?”

“哦,姐姐!”欧阳琪琪轻描淡写地说,“在放电视呢,一部不入流的言情剧,男主角在和他的情人纠葛,情人好像在说恨他……”

“是这样啊,说得怪吓人的。你家的电话离电视也太近了。”

挂断电话后,两人又在网上聊了半天,“风情女人”对欧阳琪琪说,她曾经爱过一个人,是个有妇之夫,那个男人一直承诺她,要离婚来娶她,最终,还是把她丢弃了。而她在他的身上浪费了八年的青春……一时间,欧阳琪琪被“风情女人”的故事打动了,她禁不住把自己同龙杰的关系告诉了“风情女人”,说她现在苦恼不知道怎么办好。

“傻妹妹,网络不全是陷阱,既然你们认识了半年之久,我想你对他也有一定的了解。那么为什么不试试和他谈谈呢?不要错过一个真心爱着你的人。”

“可是,姐姐,我长得很丑很丑,所以我不敢和他见面,我怕到时会让他失望,那还不如保持现在这样的神秘感。”

“妹妹,这个世界还是有不少好男孩的,既然他都说了不在乎你的美丑,你自己何必还如此的耿耿于怀?要是错过这个男孩,也许你以后都遇不到这样好的人了呢?你不会后悔吗?”

在河南新乡患上这个包茎怎么办找谁

卵巢早衰打干细胞见效快吗

怀孕三个月打胎有什么危害

间充质干细胞的形成和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