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焊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排焊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细雨梨花入梦来-【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7:35:33 阅读: 来源:排焊机厂家

天才刚刚亮,朱熙瀛从藏宝楼四楼下来,穿过马路,来到对面的西施豆腐店里。他要了碗咸豆浆,一碟点心,吃了起来。

今天的古玩市场早市没什么好货,朱熙瀛进去转了一圈后空手出来了。

朱熙瀛今年才二十八岁,已经是两家古董店的老板了。他的第一家店开在徐汇区一条低调而静谧的小马路上,顾客大多是些岁数较大的“老钱”。第二家店在上海西郊的一个高级住宅区里,接待的多是些年轻的“新贵”。

古董这一行一本万利。朱熙瀛常常暗笑时下的一部分人,辛辛苦苦去学什么mba,到头来还不是给人当打工奴隶赚一点死工资?还要早九晚五带加班的。做古董多自由,无拘无束,赚得还比他们多得多。

朱熙瀛正吃着,忽听店门口有吵闹声,回头一看,原来是服务员小姐正在赶一个要在店门口摆摊的乡下人。那乡下人一脸的不快,正将刚摆放出来的几个物件收回包袱里去。朱熙瀛注意到他手里捏着个粉彩的小瓷碟,看到那碟子上的釉彩,朱熙瀛不由心念一动,他立刻放下筷子走了过去。

“喂,这位师傅请慢走,让我看看你的货好吗?”朱熙瀛的慢条斯理中透着知识份子特有的彬彬有礼。

“好啊。”那摊主看了朱熙瀛一眼。两人一同走几步,来到块空地上,小贩打开了包袱。

包袱里乱七八糟各种各样的小杂件都有,一看这堆东西,朱熙瀛就初步断定这是个走街串巷收旧货的。他故意东挑西捡一会儿,最后拿起那只粉彩小碟。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他手头一拿便忖出这是件开门的货,底上潦草的款识其实是民窑篆款“大清嘉庆年制”几个字,盆面上有精细的凤尾纹耙花,嫩黄的底釉,上绘一枝折枝石榴。这样的货近几年市面上已很少见了。但可惜,这路货除非整套,否则卖不出好价钱。像朱熙瀛这样老资格的古董商人一般是不屑于做这种赚钱不多的小生意的,可是今天,朱熙瀛想了想,还是问了摊主价钱。

“两块。”摊主用行话答道。

“一块卖吗?”

“拿去。”

朱熙瀛付了一百元钱,把那只道光粉彩轧道花卉纹盆放进了皮包里。

就算是拿它开个张吧,朱熙瀛心想。

天象漏了似的,一连七天都是绵绵细雨,上海每年的这个季节都是这样阴晦,潮湿。

朱熙瀛一个人坐在徐汇区的老店里,手里拿着张今天的晨报在看。

这是一栋老式洋房的一楼街面房,朱熙瀛买下来后故意没有去装修它,他很喜欢房间原有的古旧的氛围。斑斑驳驳的白色墙壁,和空气中散发的腐木味,都能让人感到这房子的年代久远。而人们往往对那些存在时间超越自己年龄的老物,有一种温暖的信任感,和将灵魂托付给它的冲动。

朱熙瀛就喜欢老店带给他的这种感觉,不象虹桥的新店,放眼看去满目都是新装修刺目的火气。

这样的雨天是不会有什么生意做的。

朱熙瀛看完晨报的最后一页,放下报纸,一抬头,发现店里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一个穿缎面衣服的姑娘,年纪很轻,约二十刚出头的样子。奇怪,门帘怎么没有响呢?朱熙瀛心里暗想。

那姑娘在店里转了一圈,朱熙瀛也不去招呼她,凭他多年的经验,这么年轻的姑娘是不会买他的古董的,她大概是进来躲雨,或是在等人。

“先生,你是这里的老板吗?”

朱熙瀛发现她正笑盈盈地看着自己。

“我吗?不是,我是打工的。”为应付工商,税务等,朱熙瀛撒谎已成顺口溜。

“哦。我想问一下,你们这里有旧的碗碟卖吗?就是家常用的那种。”姑娘问道。

朱熙瀛诧异,有这么问的吗?

“有啊,不知你要什么样子的?”朱熙瀛答应着,便拿出几只民国的粗瓷大碗来。

“不是这样的。”

“哪么,小姐要什么样的?说出来听听好吗?”

“恩……有没有这么大,这么高的……直边,收口的那种……。”姑娘用手比划着。

“这个怎么样?”朱熙瀛转身,从博古架下面,将他前天刚收来的那只嘉庆盆翻了出来。柜面上他是不屑于去陈放这类小玩意儿的。

“你看这个可以吗?”

“……”

门帘没发出过响声,屋里已是无人。

几天来,朱熙瀛心里一直暗暗地涌动着一种期盼。他感到,那个神秘莫测的姑娘一定还会再来。

她长得真美。

早几年,他也谈过几个女友,结果都是无疾而终,每次都是开始于爱情,结束于现实。

对于这次出现在店里的姑娘,朱熙瀛也怀疑过,怎么会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一点声音都没有。会不会是……?

但是,怀疑归怀疑,朱熙瀛没办法让自己不去想她。

又是个雨天。

朱熙瀛有个最好的朋友,叫史宽。这天,朱熙瀛正在他家,和他一起喝茶聊天,突然,有电话找来,朱熙瀛一听,原来他雇来看店的,叫杏弟的营业员打来的。说是有个老太太带着个年轻姑娘现在店里,一定要看一个什么有花纹的盆子,还说上次来店里看到过。

朱熙瀛赶忙吩咐杏弟要留住客人,自己一会儿就到。说完话,拉着史宽就往外走。史宽忙问出了什么事,朱熙瀛也不解释,只说待会儿看了便知。

两人开车赶回店里,朱熙瀛急匆匆走进门,一眼便看见上次来过的那个姑娘正坐在店里,这次穿了件素色的缎面衣衫,身旁坐着个微胖的老太太,一头银发一丝不苟,穿着得也很干净,讲究。显而易见客人来自讲排场的大户人家,见朱熙瀛和史宽进来,两位客人欠身,准备站起来。

朱熙瀛连忙抖擞起精神,打点好笑容迎上前去。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让你们久等了。”

“哪里的话。”老太太的笑容既和蔼又极有分寸,“您一定就是这里的老板了?”

“对。鄙姓朱,多谢你们的赏光。”朱熙瀛递上名片去。

“不敢,您太客气了。我们冒昧造访,连累你赶回来,真是很过意不去。”老太太客气道。

“没关系,这是应该的。”朱熙瀛一面保持着笑容,一面努力控制自己不朝旁边的姑娘看。

“哦,对了。你们要看的盆子是不是这只?”朱熙瀛翻出了那只盆子,递了上去。

“妈,就是这只盆子。你看,是不是和家里丢的那只一模一样啊。”

听姑娘这么说,朱熙瀛这才算是逮着个理由,转过脸来饱饱地看了她一眼。

“不要乱说。”老太太嗔怪地用眼神制止了女儿,然后和朱熙瀛说:“对不起,我女儿不懂事乱说话,你可不要介意啊。”

“哪里,不会的。”朱熙瀛又瞟了一眼那姑娘,只见她也正看着自己,四目相对,那姑娘不禁两腮泛红,轻咬嘴唇转过脸去。

朱熙瀛心里砰砰直跳,恨不得身边所有碍事的人立刻消失,只剩自己和那姑娘两个才好。

“朱先生,请问这个盆子怎么卖?”老太太问道。

“噢,对了,盆子是吗,……二百五十元。”

“好,我要了。请你替我留着,我后天来取。”

朱熙瀛尽管心不在焉,但仍注意到老太太脸上闪过的一丝难色。

“我今天没准备,钱带得不够,后天来拿时再付,你看行吗?”老太太说。

“行啊。”

“谢谢。那么我们就不多打扰了。”老太太说完便收拾了雨具,准备出门。

目送客人打着伞走远后,朱熙瀛回身进屋来,然后便站着发愣,老半天才回过神来,见史宽坐在椅子上,也呆呆地盯着自己看,不禁好笑。

“你怎么了,看傻了吧?你说,那姑娘长得漂亮不?”朱熙瀛道。

沉默。

“你注意到没有,”史宽冷静地说道,“外面下这么大的雨,这两人的鞋却是干的。”

朱熙瀛想好了,等到后天,那位姑娘和她妈再来时,就将自己心中的许多疑窦向她们直接提出来,相信她们会给出个合理的解释,这样处理比起无端的猜测和怀疑要好。

可是,发生了件意外的事。

第二天下午,朱熙瀛正在他的古董店里,让杏弟帮他一起,整理一些收来的旧字画。忽听门帘响,进来一个五短身材,粗壮结实的中年男子。

那男子穿一件脏兮兮的的确良白衬衫,一高一低地挽着两只袖子,身上还沾了些泥。一进店就自己动手四处翻找起来。

济南湿疹在哪个医院治比较好

新乡曙光医院割包皮多少钱割包皮费用大概是多少

邯郸男健男科医院男性精子检查

男性专家王合章